养生骗子套路到底有多深?揭开“老李治未病”骗局

2018年09月27日 数字生活 养生骗子套路到底有多深?揭开“老李治未病”骗局已关闭评论

左图为李盛学传记《爱无荒漠》、包装酷似“金字塔”的长乐胶囊、“老李治未病”播放器;右上图为位于吉林省吉林市的天三奇药业总厂;右中图为厂内包装车间;右下图为萧条、破败的工厂内景。本报记者梁馨摄

 受访专家: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学专业教授高学敏

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郭兴华

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李怡

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

北京中医医院脾胃病科主任医师陶琳

近年来,一个名叫“老李治未病”的节目在各地广播电台出现,主讲人“老李”吸引粉丝无数。同时,他推荐的一款保健品“长乐胶囊”随着节目热销起来。

“老李”名叫李盛学,吉林天三奇药业有限公司总裁。节目里,他一直宣称,服用他们公司生产的微生态制剂,能“解决”肠胃病、糖尿病、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脑溢血、痛风等多种疾病,尤其针对急慢性肠胃病,可“不治自愈,自然康复”。天三奇客服电话接线员对《生命时报》记者表示,公司已在全国开设分店100多家,帮数万名患者摆脱了疾病困扰。

这么神奇的产品,这么神秘的一个人,不由得让人产生了疑问:该不会是又一个张悟本吧?

 长乐胶囊成了“万能药”

北京朝阳区金女士的父亲从街头宣传人员手中拿到了一个“老李治未病”的专用收音机,在收听了几期节目之后,便动了心,一口气在家附近的天三奇专卖店买了6000多元的长乐胶囊。服用两个多月,他觉得自己头发变黑、肠炎缓解了,更加信赖胶囊的神奇效果,甚至拿来给正长湿疹的外孙女涂抹。金女士发现后吓了一跳,总觉得“这个既能内服又能外用、包治百病的胶囊很不靠谱”。于是,她拨打了本报的热线电话。

拿着金女士提供的线索,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朝阳旭辉奥都小区7号楼17底商的天三奇专卖店。店内十分空旷,货架上只放着“长乐胶囊”、“洚糖奇”两款产品。店内销售人员介绍,长乐胶囊最受欢迎,一盒81粒,售价227元,能吃9天,不仅能调理身体,还可治疗肝炎、肺炎等各种炎症,如有伤口、口腔溃疡,可将胶囊粉末倒出外用。“长乐胶囊在小孩、孕妇、老年人中很受欢迎,糖尿病患者服用后效果特好。”金女士的父亲告诉记者,产品销售火爆,多是老人购买,一买就是上万元。

“天三奇”总部位于吉林省吉林市,记者看到,那里的专卖店内产品更丰富,店员说得更神。除了长乐胶囊和洚糖奇,还销售“药王玉茶石”、“巴鹰纳豆”、“武林奇宝”等产品。丰满区专卖店售货员介绍:“长乐胶囊对急性肠胃炎特别有效,肚子疼时吃上9粒马上见效。”

而在吉林市船邑区北山专卖店内,进来咨询的人流不断,5位老人正用长乐胶囊的水溶液体敷眼睛,以求名目、缓解视疲劳。一位身穿白大褂、看上去七十多岁、自称齐老师的男士接待了记者。他问记者“哪里不舒服”,记者随口回答“肚子疼”,在没询问和检查的情况下,齐老师便在“病情登记单”上给记者开了3盒长乐胶囊。有人问他,强直性脊柱炎服用长乐胶囊是否有效,齐老师表示管用,“因为这病说白了就是免疫力低下,身体缺乏有益菌”。

《生命时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在多地天三奇专卖店内,销售人员对产品的说法大体一致,都声称,人们得病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有益菌,无论是高血压、心脏病、脑溢血,还是痛风、肾病、前列腺炎,只要服用天三奇产品都有效果。

记者在网上看到了不少关于天三奇的投诉。2013年4月,一名糖尿病合并晚期肾衰的患者向吉林市政府举报,由于轻信李盛学广播讲座及其产品宣称的“神效”,他暂停透析治疗,结果耽误了治疗。

生产车间卫生堪忧

吉林市永吉县经济开发区吉桦路381号,就是天三奇工厂的所在地,“神药”长乐胶囊就产自这里。不过,在永吉县,很多本地人并没听过“天三奇”,即使个别人听过也回应:“那个厂子被曝光后,不是黄了吗?”据了解,早在2001年,国家取消“药健字号”产品批号后,天三奇就曾退出市场;2013年1月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又曝光了天三奇牌长乐胶囊等6种保健食品违法广告宣传,严重欺骗和误导消费者。但记者从当地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了解到,天三奇公司档案在册,且还在生产。

6月12日,记者以希望加盟为由,在车间组长的带领下,进入天三奇药业总厂。厂内环境萧条,记者进入生产车间时,十几名女工正在包装长乐胶囊。再往里走,温度有所升高,透过玻璃可以看到,一个暗黑的屋子里放着两三个大罐子,散发出酸面包的味道。车间组长告诉记者,罐子里的东西正在发酵。旁边屋子的地上放了很多红色大盆,其中三四个装满了褐色粉末,暴露在空气中,还有一个盆子装满污水,两三个瓶子漂在盆中,地上水迹斑斑。车间组长说,褐色粉末就是固体有益菌原料,玻璃瓶子是用来发酵菌种的。但据记者查证,菌种培育和生产环境必须密封,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,否则活菌就会失去活性,产品效果大打折扣。

厂内有个白色办公楼,在306房间,见记者希望合作,两名工作人员回答,拒绝第三方代理。不过,聊了一会儿,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就放开了口风,他建议,如果真想做的话,就做社区代理,可以给到7.5折,还会在广播中帮忙打个广告。“至于你怎么卖,保健品营销不用我教你吧!”

 “老李”很多头衔均是造假

很多人之所以信赖天三奇,买了他们的产品,第一步便是信了李盛学及其理论。他究竟是何许人也?记者来到他的老家吉林市孤店子镇张家店村二队实地调查。

在老家,李盛学是位“名人”。“如果李盛学发不了财,就没人能发财了!”很多村民如此评价他。从一个贫农,到村里第一个万元户,再到百万、千万富翁,李盛学一路顺风顺水。由于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,他还被一些媒体誉为“能人、奇人、善人”。

在天三奇的宣传中,声称“李盛学早年自学中医,曾拜京城名医为师”,但这个名医究竟是谁,却没交代。记者询问乡亲,他们也不清楚,不过有些村民直言,“所谓拜师名医都是吹的”。李盛学的婶婶还在村子里住,她说,李盛学家境贫寒,母亲患有精神疾病,但他特别聪明,从小到大,不管干什么都是一看就懂,一学就会,但受家庭成分影响,他考上中专却没能念。后来,他学种瓜、养鸡、卖饲料,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了“盛大饲料公司”,在1997年成立了天三奇公司。此后,李盛学一家搬到市里,他们的关系渐渐疏远,不太清楚他的近况。

李盛学的传奇经历在一本名为《爱无荒漠》的传记中也有体现。书中透露,李盛学的发家离不开一个人——王厚德。李盛学曾说,这位曾被任命为“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院士”的专家,将他手中“填补世界空白”的5项研究项目免费给了自己,这才有了天三奇和长乐胶囊。不过,本报驻联合国特约记者调查发现,“联合国国际生态安全科学院”并不属于联合国机构,所谓的“王厚德院士”也是查无此人。

李盛学声称自己创办天三奇后,通过多年总结,创立“内因平衡综合调节理论”,并因此被中国医学促进会授予“全国治未病首席专家”称号。但在调查中,该机构表示没听过此人,也未授予过此称号。记者多方求证发现,李盛学的很多头衔均是假的,包括:北京中医疑难病研究会没有“李盛学”这个名誉会长;“2005感动中国十大人物”未曾提名过李盛学;他自称任职的“全国治未病项目办公室”,经证实也是“并未设立过这一部门”……

 说法让专家觉得荒谬无比

针对李盛学大肆宣传的防治疾病的诸多说法,《生命时报》记者逐一求证了多位权威专家,进一步揭开“老李治未病”的骗局。

说法1:免疫力低下是因为有益菌缺乏导致的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脾胃病科主任医师陶琳分析:心脏病、高血压、强直性脊柱炎,这些疾病与有益菌缺乏基本无关,体内有益菌缺乏也不一定导致疾病。肠道菌群有几百种,不经具体检查,无法明确身体到底缺少哪些菌群。有益菌有提高免疫力的效果,但不能说有益菌能完全防御疾病,它只利于维护健康。

说法2:“药王玉茶石”含有6.73%活性磁铁和47种微量元素,煮水喝能补充人体所需微量元素。著名中医药专家、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学专业教授高学敏分析:中医认为,通常入药的主要是磷磁石,具有很强的磁性作用,入药需经砸碎、研磨、过筛,制成磁朱丸之类或煎服使用,而所谓的含有6.73%活性磁铁的“药王玉茶石”一方面磁性很弱,一方面简单煮水几乎没有作用。另外,磁石没有明确的入药标准,产地不同,微量元素差距也很大,难有统一标准。市场上层出不穷的磁化杯、磁石床垫,多是商家在炒概念,能发挥多大作用,没有科学证据。

说法3:有益菌用在动物饲料中有效,我自己和亲友试验也有效,于是创立公司,生产产品。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郭兴华分析:有益菌的应用要遵循“四定”原则,即定性、定量、定位、定菌。因为不同菌种的性态和作用不同,需要定量服用。另外,人体各个组织所需菌种不同,需要定位置、定菌种。饲料中添加的有益菌,有些不能用在人身上。

说法4:糖尿病的主要病因是人们长期食用使用化肥的粮食和蔬菜,而化肥主要是氮肥,成分单一,缺少诸多微量元素,导致人们缺少中医说的“营气”。北京医院中医科主任李怡分析:“老李”的说法是对中医理论的生硬嫁接。糖尿病的病因有很多,主要受到不良生活方式的影响,说氮肥缺少微量元素导致糖尿病实在荒谬。中医说的“营气”既是物质又是功能,并非单指营养物质,说法过于片面。

说法5:正气缺失是因为有益菌缺失,而补充有益菌可扶正阳气。李怡分析:简单来说,正气就是抵抗力和免疫力,而邪气是外界环境对人体的伤害。正气和邪气都是非常笼统的概念,不能简单和某种物质对应,更不能明确就是有益菌缺乏。饮食、环境、情绪等诸多因素都会影响正气。

 养生骗子为何屡禁不止

用广播宣传自己的养生学说,以传记来增加可信度,靠慈善来彰显大爱,“老李治未病”的宣传模式很能俘获人心。凭借独创的“养生理论”和“养生秘笈”,近年来,诸多“中医养生大家”从幕后走到台前,纷纷“现身说法”。李怡表示,将“老李”的“内因平衡综合调节理论”宣讲给大众,明显不妥,因为理论一定要有事实、例证、数据证明,才能指导患者用药。另外,他的这些观点并非原创,只不过是受中医启发,本质还是为了兜售产品。

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医疗律师刘晔表示,天三奇的宣传方式涉嫌虚假宣传,违反我国《广告法》。按照规定,保健食品广告不得含有下列内容:表示功效、安全性的断言或保证;涉及疾病预防、治疗功能;声称或暗示广告商品为保障健康所必需,等等。

“目前监管尚存漏洞,这也是保健品公司屡有前科,却能东山再起的原因。”刘晔认为,核心问题在于涉及的监管部门太多,权责不清,互相推诿。目前来看,90%以上的保健品公司都在打擦边球,监管缺失让这些保健品公司“如鱼得水”。他建议,政府部门应严肃规范整治保健品公司,加大执法力度,协同卫生计生委、工商、民政、公安等多部门,才能起到实效。 (本文由本报记者梁馨采写)